四川人身损害赔偿网!
 
 
 

重点专题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劳动纠纷赔偿 律师

富士康为员工加薪被指空头支票 被地方政府宠坏

日期:2012-04-12 来源:四川人身损害赔偿网 点击:次 【字体:↑大 ↓小】 背景:        

    在"有奶便是娘"的招商语境下,地方政府过分关注经济指标、政绩要素,而忽略了富士康"血汗"本性。甚至得到了超国民待遇的庇护
  3月30日,美国非营利机构公平劳工协会(FLA)报告称,苹果供应商富士康有违反劳工权利行为。
  就在同一时间,另一份名为《富士康,你改过自新了吗?2012年度“两岸三地”高校富士康调研报告》的报告(以下简称《调研报告》)也正式对外公布。
  发布《调研报告》的富士康调研组由北京大学、香港理工大学、台湾大学等在内的二十多所高校一百多名师生组成。此前,他们已于2010年10月、2011年5月两次发布富士康调研报告。
  据调研组成员、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硕士研究生李长江介绍,此次《调研报告》一方面是对富士康整体情况的继续跟踪和调查,另一方面也是对FLA报告的一个回应。
  调研组强调,在FLA报告中,富士康扩张过程中的关键性问题被掩盖或忽略。其中,行政权力和资本结盟、学生工被大量使用以及苹果垄断超额利润才是问题关键所在。
  行政命令补贴保证招工
  调研组发现,随着富士康工厂内迁,地方政府为争取富士康到本地落户,不惜滥用公共资源,在税收、土地征用、厂房建设等方面对富士康慷慨补贴,甚至把为富士康解决劳动力供应问题作为“政治任务”。
  李长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富士康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可以为地方政府带来巨额投资、GDP增长和就业规模,而在GDP至上的发展模式下,地方政府目前这种“亲资本”的政策导向也就顺理成章。
  《调研报告》称,在河南,省政府将富士康用工需求作为政治任务下达各级政府,并在财政上给予大量补贴。其中,仅用于职业介绍机构和就业人员的补贴就高达1600万元。
  在河南省内黄县政府网站政府信息公开频道,法治周末记者找到一份《关于做好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团在我县招聘培训员工工作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在《通知》中,该县提出要将“在我县招聘培训员工工作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抓”。
  该县还成立了“内黄县富士康科技集团招聘员工工作协调小组”,常务副县长亲自任组长,其组成人员涵盖了人社局、公安局、财政局、交通局等十余个政府部门。
  《通知》中,还要求当地政府部门在招聘、培训等方面提供“一条龙服务”。《通知》还明确了职业介绍、生活、路费、体检四类补贴,其中前两项直接由地方财政部门拨付。
  法治周末记者按《通知》所附小组成员名单拨通了时任小组办公室主任、内黄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党组成员王洪才的电话。王洪才在电话中首先对自己当时的身份进行了否认,并在随后对记者表示当时的招聘工作进行的“还可以”,并表示“我们只是发动宣传,促进就业、扩大就业是我们工作职能”,而其他内容“没法回答”。
  时任小组办公室副主任、内黄县教体局工会主席杜振平则以“现在有事”为由拒绝了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。
  河南省的做法并非特例。有媒体报道称,四川省从去年8月份就开始在全省之内,由地方政府出面为富士康成都项目招工。
  “富士康是四川的一号招商引资工程,省里相当重视。帮助它完成招工已经是作为一项政治任务下达到各地方。从省到市州再到乡镇村一级,招工指标层层分解,要求落实要人头上来完成。”四川德阳市的一位劳动就业保障部门的人士曾对记者表示。
  该人士还表示,由政府出面,在全省范围内为一家企业解决用工问题,此前四川从未出现过。
  四川宜宾李场镇经发办主任陆祥德则表示,镇里还专门成立了富士康集团群康科技人力资源招募工作领导小组,由镇长亲自牵头挂帅,“去年年底,有的乡镇没完成任务被扣分,取消其评选先进资格”。
  职业学校“卖”学生工
  由于学生工数量大、易管理、年轻化、易招募,他们已成为政府招商引资的重要筹码。
  “之所以选择职业学校,是因为职业学校隶属于政府教育行政系统,更有利于政府用行政命令的方式,将招工指标下达至学校并要求其完成。”李长江说。
  《调研报告》认为,对于职业学校来说,一方面通过输送学生工获得不菲财政补贴和奖励,同时也完成就业指标。而作为职业学校的学生,他们基本上必须服从安排,因为他们是以“实习”之名被送进厂的。
  来自四川省宜宾市的杨梅曾被招募进成都富士康南厂区做学生工。杨梅就读于南溪县职业中学,电子商贸管理专业,当时她17岁,在读职校二年级。
  据调查组成员小许回忆,2011年2月15日,有四十多名学生工同时进厂,都来自南溪市职业中学,其中就包括杨梅。
  “老师说富士康很好,当时很心动,又想赚钱”,杨梅说,“入厂之后才知道被老师骗了,老师很垃圾”。
  杨梅属于金加五部全检岗位,检查产品外壳保护膜的颜色。
  由于产品的外壳在加工的过程使用胶水、化学药品,对皮肤有很强腐蚀性,和杨梅同时进厂的3个同学都先后出现过皮肤过敏的症状。
  杨梅所在生产线的线长是男的,在车间,她曾多次被性骚扰。“一些工厂男工当众抱我,我很反感。我向老大投诉,他说不管这些,只管工作。”
  进厂不到一个月后,杨梅实在忍受不了,没跟老师沟通,自己单方面终止了实习。
  法治周末记者曾联系杨梅所在的南溪县职业中学,该学校就业实习处一名男老师称,该学校没有学生去富士康实习,随即挂断电话。
  像杨梅这样的学生工在富士康比比皆是。小许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富士康的很多岗位没有技术含量,很多学生工向他们抱怨:“说是实习,实际上就是做普工。”
  《调查报告》指出,由于学生工同工不同酬,为富士康节省了大量的用工成本,目前,学生工已成为富士康在中国各地工厂一个庞大的常规劳动群体。
  调查数据显示,在富士康深圳观澜与龙华的厂区,学生工平均占所在生产线工人数的36.2%,有的流水线学生工的比例甚至达到100%。
  调查还发现,从2011年起,富士康开始在学生工实习期间就与其签订劳动合同,试图将违规使用学生工的行为合法化。
  “在政府的推动下,职业学校沦为富士康的劳动中介机构,”李长江对法治周末记者感叹,“很多学生被招进学校后,还没有开始上课就被直接送到富士康做工,职业技能的提升根本无从谈起。”
  利益扒掉劳动者尊严
  《调查报告》称,虽然自2010年以来,富士康已先后三次宣布上调员工基本工资,并获得了社会舆论的普遍好评,但现实却并非如此。
  根据2010年至2012年间跟进调查发现,富士康在实际操作中为加薪设置了种种限制和门坎,采取设定超长试用和考核期、克扣加班费、削减福利补贴等方式来规避承诺、降低成本。
  《调查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2年1月,大部分深圳富士康工人的基本工资仍然只有1550元,与富士康当初85%一线员工基本薪资调至2000元的承诺仍然相去甚远,只是略高出该年深圳市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(1500元)。
  而在宣布提升基本工资的同时,富士康取消了原来的伙食等补贴,计算为基本工资,工人实习收入增长非常有限,这却常被外界宣传忽略。
  此外,基本工资的上涨使得加班费的计算基准上调,为降低用工成本,富士康宣布将管控加班。调查组在深圳厂区的调查显示,对于加班减少不少工人持反对态度,因为仅仅基本工资在扣除食宿、社保、公积金之后已经所剩无几,难以维系生活。
  《调查报告》还重点强调了富士康畸形的管理制度,并指出这种制度背后,是富士康准军事化的管理模式,而这种模式之下的工人,不仅工作的意义被掏空,工人基本的尊严也被肆意践踏。
  富士康在工伤通报问题上也存在严重问题。调研组称,由于工伤事故发生率会被列入各级管理人员的考核中,因此,为了避免受罚管理人员往往会故意瞒报,自己凑医疗费。
  《调研报告》特别强调,作为全球品牌巨头和富士康的主要客户,苹果公司攫取了整个产业链的绝大部分的利润。而如果不改变这种畸形的利益分配格局,中国工人长时间、高强度、低报酬的艰难处境将难有根本的改变。
  此前,有针对iPhone和iPad全球利益分配的研究表明,苹果公司分别拿走了其中58.5%和30%的利润,而数十万的中国工人仅仅分享到了其中的1.8%和2%。
  FLA报告中曾指出中国工人的矛盾态度:一方面超时加班严重违法,另一方面工人却又担心加班减少导致收入锐减。
  “这种矛盾背后的事实是:中国工人有将近一半的收入来自加班费,这也就意味着在法定的‘五天八小时’工作时间内,他们的劳动所得将无法维持个体的基本生存……要么牺牲休息、家庭和健康超时加班赚取到勉强养家糊口的收入,要么减少加班却不得不为生计担忧。”调查组在回应中表示。
  “因此,我们欢迎苹果委托第三方机构对其供应商展开调查,但我们更加期待苹果公司能够放弃自己部分的超额利润,唯有如此,中国的工人才能有根本的改善。”
  (应被采访人要求,杨梅、小许皆为化名)

四川人身损害赔偿网  成都劳动纠纷律师  编辑整理

《四川人身损害赔偿网》系《四川胡云律师事务所》旗下大型人身损害赔偿专业维权网站
地址:成都市一环路东二段建设路55号华联东环广场20楼 电话:028-83111807 手机:13980059902
 

部分风采展示\news

更多>>
廖述龙
 
 

蜀ICP备17011024号-1?

蜀ICP备17011024号-1?  技术支持:狼途腾 • 人人帮